Programme

英瑪褒曼 信與誠

百年苦短, 沉吟至今。一世紀前, […] Read more

百年苦短, 沉吟至今。一世紀前, 他降生塵世,提一盞魔燈,以幽微光影窺探心靈黑洞,照澄魔鬼面容。一生誠惶誠恐跟死神對奕,十載前終與之安然共舞,留下榮光,守望靈魂的銀河。

英瑪褒曼( 1 9 1 8 – 2 0 0 7 ) , 一輩子宛如在天堂、地獄與人間彷徨流離,永恆活於夢幻,偶爾歸於現實。自幼與父母關係疏離,脆弱敏感的心靈無以為家。是上帝的祝福抑或魔鬼的誘惑,黑暗中的魔燈燃亮了拍攝電影的靈光,將童年夢魘化為光影幻象(《狼的時刻》、《芬妮與亞歷山大》)。創造出近乎神聖的電影美學哲思,透過清教徒般嚴謹的鏡頭,美得令鬼魅沉凝之畫面,奉上超渡心魔的祭祀,成了苦澀人生的救贖。

「我有自己的天使和魔鬼。」上帝是否存在,是褒曼一生苦苦追尋卻無法解答的疑問。天地混沌、人性泯滅, 落寞靈魂被遺棄於水深火熱中,上帝卻是沉默不語。他以沉鬱影像低吟天問,以深邃哲思照亮人心,質疑神對人的苦難袖手旁觀, 在沉默中絕望吶喊(《處女之泉》、《羞恥》)。信仰明滅之間,魔鬼窺伺一旁,擇時而噬。死神在《野草莓》猝然入夢將老教授拉進棺木,在《第七封印》更公然現身與騎士奕棋。潛藏的惶惑與憂慮,在超現實的魔幻意象中令人無從迴避;看褒曼的電影,恍若在黑暗中的一次懺悔與禱告。《魔笛》是令人驚喜的輕巧靈光,劇場機關融入電影魔法中,凸顯褒曼對劇場的熱愛。

今年正值英瑪褒曼誕生百年紀念,我們舉辦大型回顧展, 今期先選映八部經典及一部紀錄片,九、十月再續傳奇。

    

Read l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