節目

利維特的神秘國度

我討厭「a film by」這個 […] 更多

我討厭「a film by」這個片頭字幕的方式。電影是十五人以上的,第一個鏡頭開始就是群體合作。對我來說,電影最重要是活生生的生命,有當下感覺,會變出魔法來。這絕對神秘。電影是煉金術。(─積葵利維特)

積葵利維特生於1928年,60年代繼伊力盧馬後出任《電影筆記》主編,與高達、杜魯福、盧馬等新浪潮主將齊名,更被冠以新浪潮四人幫。杜魯福曾說,有新浪潮,要多得利維特。利維特最先走出文字世界執導長片,不過《巴黎是我們的》(1960)製作了漫長的四年,比杜魯福和高達首作的面世都遲了一年。

影評人出身的導演自有一份對電影的自覺,他到第三作《狂戀》(1968) 開始顛覆電影,模糊了紀實與虛構。他不只敲碎電影成規,還打破觀影習慣,片長出名不依遊戲規則,1971年的《Out 1》長版更去到極致的13小時;1974年的《莎蓮與茱莉浪遊記》拋掉劇本,和兩女主角一同隨想隨拍,拒絕被任何電影形式束縛。利維特最厲害是從不重複,不斷探索電影的可能,80年代探討創作複雜過程,至《不羈的美女》(1991) 臻圓融,《六個尋找愛情的角色》(2001) 攀上又一高峰。新浪潮創新精神不竭,叫他的作品永遠年輕。

今年一月病逝的利維特走過半世紀電影生涯,長片只有22部,因片長不利商業發行,國際知名度不及其他新浪潮導演。回看他一部部經典,百看不厭都有發現,不愧新浪潮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作者。Cine Fan今後每月都會有利維特作品放映,填補空白,向他致敬。

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