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gramme

浮生如寄 成瀨巳喜男

自古女兒皆寂寞, 知者莫過於成瀨 […] Read more

自古女兒皆寂寞, 知者莫過於成瀨巳喜男(1 9 0 5 -69)。《浮雲》(1955)裏高峰秀子先行一步,與情人團圓之際在病榻上死去,最是令人神傷;日本殿堂級女優山田五十鈴獨抱三味線、知音無覓處的孤高姿影,同樣美得淒然。在成瀨細膩鏡頭下,山田的琴音縈繞,道盡愛情與藝術生命的千迴百轉:琴歌合拍卻不能廝守,或以完美之舞救贖愛人;藝術得以昇華,愛情卻歸徒然,怎不教人唏噓?飽嚐貧窮滋味,經歷事業起伏,成瀨描繪平凡夫妻的生活細碎,一點一滴,盡在心頭。平實之處,透出淡淡哀愁,又流露絲絲暖意;看似漫不經心,卻又渾然天成。就像路過尋常巷陌,無意中瞥見人家宅第,陳設一絲不苟,空間精心調度;屏風一開,是相敬如賓的一對璧人,宅門一閉,都化作寂寞少婦的憂鬱悲愁。賞心樂事難道都在別院?奈何滿懷心事,卻是說不出口。浮雲飄泊、驟雨突至,天意難違的寄意融情入景;抱緊生命、迎風傲立的姿影獨笑人間,是成瀨對自主女性的禮讚。寧棄富貴毅然離婚、心死放下與情夫割席,甚至對家暴丈夫揮拳還手;不像小津的婉約含蓄、不像溝口的自我犧牲,成瀨雕鏤日本新女性形象,縱面對時代新舊更迭、社會盛衰轉型,也進退有度,在困頓中自強不息,在屈辱中保持尊嚴。匆匆數年,我們三度再會成瀨,今趟特別以其三個創作主題環抱更多隱世代表作:「情‧藝」看愛情與藝術的相因相生;「妻‧迷」從少婦哀樂透視婚姻幻象;及「時‧變」以女性生命起落刻記日本時代變遷。「花的一生短暫而多苦。」在成瀨的溫柔裏,寒梅玉碎,暗香猶在。

情。藝
創作之路,是孤獨之途?然則,情因藝所起,一往而深;藝因情而就,臻於完美。成瀨巳喜男的光影,山田五十鈴的絲弦,合奏出悸動的心弦之音。

妻。迷
出嫁的甜蜜,悄悄流失在日復一日的苦澀裏。默然吞下冷了的飯,抑或讓青春偷嚐一口甘?成瀨讓備受冷落的妻子,重新咀嚼這個世界。

時。變
浮雲、驟雨;是安於天命,或逆風而行?時代巨輪,在平靜河流底下翻起暗湧處處;在成瀨的一葉舟上,女性歷遍現代日本的顛沛流離。

Read l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