節目

征服電影!

征服電影,或被電影征服! 人心要 […] 更多

征服電影,或被電影征服!

人心要征服的,最終並不止於電影。

二十世紀二、三十年代的德意志,一方面享受初生電影工業的精神洗禮,另一方面則抵受兩次大戰之間經濟蕭條的煎熬。生活顛簸催生意識撕裂,對於種種切身社會問題、民族整體去向,基於不同出發點,竟產生截然不同的結論,並且彼此對立,衝突勢所難免。蘇維埃社會主義革命成功,一石激起千重浪,整個歐洲都沸騰起來。浪漫的集體情緒極度高漲,鮮有不感染者,分別只是向左傾還是右傾。前者擁抱馬克思主義,後者則投向法西斯的懷抱。

假如電影真是布爾喬亞欺騙人民最強大的工具,無產階級必須把它奪回來,建設紅色夢工場,那麼,德國左翼電影人掛出以「征服電影!」為口號的標語,自是順理成章。布萊希特、艾斯拿、斯拉丹杜多夫、皮爾祖西……一眾劃時代的歷史才人,深信革命不是請客吃飯,電影正是深耕細作的場域,乃群策群力,致力與紀錄片真實影像相輝映的寫實主義實踐,承襲蘇聯蒙太奇理論的影像經營策略,拍出了《克勞澤大娘升天記》、《天下誰屬》等傑作。可惜好景不常,人民始終選擇了國家社會主義,右翼政府取締革命電影,底片被摧毀,演員流亡。納粹電影君臨天下,只是他們要拍的竟也是納粹版的《波特金號戰艦》,《希特拉青年團》應運而生;意識形態相反,美學形式卻如出一轍。

畢竟,光影如此多驕,引無數英雄競折腰!說到底,不論左右,爭相去征服電影的同時,到底難免發覺,在歷史的長河中,其實是他們自己被電影征服了。

合辦

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