節目

鐵窗之外:自由的幻象

幹探緝捕罪犯,法庭繩之於法。殺人 […] 更多

幹探緝捕罪犯,法庭繩之於法。殺人放火被判入獄,違法達義亦身陷囹圄;鐵窗之內,罪有應得有之,無辜寃枉有之。囚牢是自由社會的縮影,罪與罰黑白難分。四面高牆、重重深鎖,更凸顯階級的分明、權力的絕對。猶如牢門上一面透視鏡,監獄電影折射出社會的陰暗,反照出人性之複雜;越獄,亦成了自由主義最具代表性的象徵。

銅牆鐵壁之內,是黑暗而神秘的另類世界;波譎雲詭,成為引人入勝的電影題材,政治、驚慄、動作以至喜劇兼而有之。羅拔布烈遜、積葵貝克以至尚雷諾亞等大師,更將牢獄建構成哲思沉凝的聖殿。《死囚逃生記》(1956)與《洞》(1960)的極致現實重構,讓人恍若置身其中,體驗不見天日的生活,甚至對號入座投進主角的逃獄大計,共歷情感起伏,誓要追尋自由。《大幻影》(1937)則開啟另一扇窗,超越戰爭禍害的樊籬,呈現貴族殞落與和平無望的宿命。

極端環境下,人性底蘊纖毫畢現。是殘存苟活,抑或不自由毋寧死?是為求自保,抑或捨身成仁?《大幻影》裏敵國戰俘與獄長互敬互重;《逃獄金剛》(1967)裏龍頭與新丁由敵意對立,變為識英雄重英雄;《巴比龍》(1973)以至《月黑高飛》(1994)裏兩個性格南轅北轍的囚犯,彼此扶持肝膽相照。在最深沉的黑暗裏,可見最明亮的人性光輝?往《洞》裏細看,才知光的盡頭,闇黑可能深不見底。

身之牢獄,未若心之囚籠。生命被復仇吞噬,《原罪犯》(2003)擺脫肉體的枷鎖,卻永遠逃不出靈魂的桎梏。何為自由?是真是幻?

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