節目

怪物先生 金綺泳

今年是韓國電影百周年,亦是傳奇導 […] 更多

今年是韓國電影百周年,亦是傳奇導演金綺泳(1919-98)百歲華誕。回顧這位cult片祖師的異色經典,當見韓國首項康城金棕櫚獎的碩果,在一世紀前早已萌芽。從《陽山道》(1955)、《高麗葬》(1963)的寫實主義,到《火女》(1971)、《異魚島》(1977)等的詭異驚人影像風格,金綺泳創新破格的電影語言,為韓國電影打開國際大門,對奉俊昊、金基德、林常樹等當代名導影響深遠。正如朴贊旭所言:「在韓國電影語言相對薄弱的年代,他率先在破壞中發現美,在暴力和恐怖中仍保持幽默,真是不可思議。」金綺泳吸吮歐美戲劇架構、光影音效及場面調度的精血,大膽將表現主義、超現實想像與通俗劇交媾,以精妙構圖、奪目色彩、奇特鏡頭角度作精神分析的瘋狂實驗。「怪物先生」在強烈唯我本性上不斷變形,建構出充滿邪惡魅惑的電影美學。「男人是廢物, 女人是怪物,怪物幹掉廢物。」兩性角力,是金綺泳的永恆母題。男的欺凌剝削、女的啞忍求存,暴虐場面毫無避諱,顯露父權社會的真實面貌。與此同時,在性慾的張狂歡愉中, 男女權力逆轉、自取滅亡,折射突破道德禁忌的顛覆概念。始自《下女》(1960)的「異女系列」,為弱女賦予「惡魔」身影,讓她們在銀幕上抽起老鼠尾、擺佈主人、毒殺少主,震撼的何止是曝露深藏的原始慾望,更是揭破階級相殘的猙獰本相。愛將自己電影重拍,讓母題輪迴轉世;他與妻子雖不幸葬身火海,但殺人蝴蝶的振翅,現世仍激盪龍捲風。

鳴謝韓國電影資料館借出35米厘及數碼放映拷貝。

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