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費里尼

天意難料,「百年費里尼」電影全展 […] 更多

天意難料,「百年費里尼」電影全展傾力籌備而成,無奈難敵世紀疫情,未能在香港國際電影節如期舉行。大師倘尚在人世,大抵會以翩翩奇想把現實的無奈轉化為哀喜交並的光影夢幻,輕輕化解遺憾。猶幸,全展終趕及歲末前登場,得以不負眾望。

真幻難辨,虛實相融。費里尼 (1920-1993) 從意大利新寫實主義冶煉出如真似夢的自我風格,解開現實纏腳的繩索,飛向玄思無盡的天空。對馬戲團的着迷,幻化為影像的奇詭絢麗,借小丑的幽默癲狂,釋放壓抑慾望、諷喻塵世光怪陸離,建構個人感知「靈性的真實」。在《大路》(1954) 的粗漢、《花街春夢》(1957) 的妓女以至《美男子》(1976) 的情聖身上,得失錯落之間透照蒼生虛寂,人間悲喜更見澄明。

回憶似夢,狂想如詩。個人歷練對鏡自照,折射出《浪蕩兒》(1953) 的迷惘混沌、《八部半》(1963)的靈感枯竭,人生與電影渾然一體。前半生搭建家鄉里米尼的夢幻樂園,下半生鑄造羅馬的永恆神話,從豐饒土壤孕育出《羅馬風情畫》(1972) 及《想當年》(1973) 的碩果。

目眩神迷,超凡入聖。在《露滴牡丹開》(1960) ,以流麗黑白對照燈紅酒綠的糜亂浮誇;來到《神遊茱麗葉》(1965) 及《愛情神話》(1969) ,則以濃艷色彩繪染放浪情色的蒼白虛空。在Cinecittà夢工場內呼風喚雨,聲色光影運籌於掌握之間;時而重現暴君的酒池肉林,時而翻起大海巨浪,穿越古今,建構盛世輝煌,也歷盡時代滄桑。

幻想、愛慾、恐懼、懊悔,費里尼將一生榮枯,盡傾於電影裏;觀仰百年一夢,且聽《月吟》(1990) 裏臨別之言:「若我們靜下來,或會恍然而悟。」

Federico Fellini 100 是紀念電影大師費里尼(1920-1993)誕生百周年的巡迴計劃,由Luce Cinecittà的寶娜魯榭蘿及卡米拉歌曼妮籌劃,於世界主要博物館及電影機構舉行。除特別註明外,所有影片由Luce Cinecittà、博洛尼亞電影資料館及意大利電影實驗中心數碼修復。

合辦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全力支持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節目夥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收起

高達.電影.歷史

電影課程上回探索高達向電影史觀招 […] 更多

電影課程上回探索高達向電影史觀招魂,今回且看大師千禧年後更一往無前,新作破格不斷。自創科技告別語言,讓影像自由散策,在地獄、煉獄和天堂恣意遊走,譜寫自己的人間神曲,叩問人類文明、戰爭、政治議題,甚至出其不意來一闋愛之詩篇。當人人仍拘泥於時空順逆、因果虛實的辯證,高達對電影、生命與世界的思索,早已超然物外。

收起